164人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抵港香港市民热烈欢迎

28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总领队李大川带领164名内地核酸检测支援人员抵达香港。

香港特区政府将于9月1日开始,进行社区普及检测,所有持香港身份证的市民都可到18个区的社区检测中心进行免费检测。8月29日开始可以在网上提前预约。

8月26日,抖音官方发布两点关键消息,一是自9月6日起,第三方平台来源的商品直播分享链接,需要通过在抖音的巨量星图平台匹配带货达人。二是从10月9日起,抖音直播间将不再支持第三方平台来源的商品。

简单来说,就是9月、10月之后,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的链接,无法进入抖音直播间。以上政策仅仅针对直播带货,短视频依旧可以搭载外链接。

香港市民到酒店热烈欢迎检测人员的到来,称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的到来,为即将到来的社区普及检测起到了重要作用,并体现了中央对香港的关心,两地血浓于水的深厚情意。(总台记者 朱丹 刘志敏 黄耀组 苏子杰)

双雪涛《猎人》:以传奇故事写日常生活中人的境况,构筑普通个体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一个小说家的成熟叙事与技法,并用语言的实验先开启了更为广阔的书写可能。

抖音断“外链”,有人欢喜有人忧

此外,进入环火飞行阶段后的轨道控制和维持,也需要用到这些发动机。因此通过这两次轨道修正,验证了不同发动机的实际性能,为后续的轨道控制奠定了基础。

对商家来说,抖音目前的电商环境并不算成熟。此前,可以通过淘宝外链,直达抖音直播。可如今,如果要继续做直播带货,就只能选择在抖音开店。但在任何一个新的平台开店,都意味着从零开始,运营、推广无不需要开创一套适合抖音的方案。

此前在8月份执行的首次轨道修正,是通过一台3000N推力的发动机点火20秒完成的,而此次轨道修正则是由4台120N推力的发动机点火20秒完成的。

商家、主播,都是这场竞争浪潮中的池鱼。

据了解,后续探测器将在10月份执行深空机动。相比较于轨道修正的细微调整,深空机动则是一个控制量较大的轨控动作,会对探测器的轨道倾角和大小进行调整。简单来说,深空机动后探测器才是在真正意义上飞向火星,因此更为重要,难度也更大。

加收服务费,是为了倒逼主播推广抖音小店的商品,进而倒逼更多商家入驻抖音小店。用业内的话说,抖音之前做的每一步,都是在修筑“电商基建”。而如今,基建完成的差不多了,自己单干做电商闭环的时机也到了。

抖音的电商梦,进击的字节跳动

“我不是导演职业出身,之前拍了好几部纪录片,一是喜欢,二是我认为有对现实的沉淀。”中国青年导演白志强携新片《拨浪鼓咚咚响》参与此次电影节,他表示,处女作之后的困扰,主要是作品题材选择与类型把握,以及资本的问题。要牺牲自己一部分的想法,但也要尽量保持自己的个性表达,需要有一个平衡的过程。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火星探测器着陆巡视器进入舱总体主任设计师董捷介绍,团队已经完成了深空机动的执行流程和执行程序的确认,包括每条指令的内容、发送时机,并且在系统层面上完成了推演。针对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也做好了相应预案。

然而,抖音此次“断链”之举,则表明了抖音有更大的野心。抖音不愿意为他人做嫁衣,想形成自有电商闭环。

中途修正一般是指在探测器飞行过程中,对各种原因导致的轨道偏离进行修正,使探测器更贴近理论轨道飞行。天问一号发射入轨和第一次中途修正的精度很高,本次修正量很小。

合作不会停止,但竞争无可避免地会愈加激烈。

这是一个流行跨界“打劫”的时代,不要低估敌人,更不要满足于自身现状。

第一阶段:流量转化,为第三方平台带货。

抖音电商成立不过3年,如今才进入加速时期。从内容流量平台到独立电商平台,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跨越。而抖音的电商之局,才刚刚拉开大幕。

目前探测器已经飞离地球1900万公里,单向通信时延达到了一分钟左右。后续探测器还将以每天约30万公里的速度远离地球,面对通信带来的挑战,研制团队也已经做好了充分预案。

早在2018年,抖音的电商梦就开始萌芽了。

2019年起,抖音小店上线。跟第三方平台带货不同的是,抖音小店在抖音内部,不需要跳转其他平台,就可以直接购买。同年,抖音成立直播部门,直播带货渐渐在抖音兴起,并不断壮大。

不过抖音此举,并不意味着彻底跟淘宝闹翻。

步入2020,直播带货就像是春天的梨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直播电商成为传统电商之外的新风口,淘宝、快手、抖音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抖音快手有流量,传统电商平台有商品和服务。当快手拥抱京东的时候,抖音和淘宝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就在大家猜测双方是否会进一步合作时,抖音选择了更独立也更具风险的那条路。

从目前的消费反应来看,抖音小店的服务和产品品质有待提高。有人在网上爆料,购买体验并不好。

第七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于10月11日至16日在西安举办。(完)

徐则臣 《北京西郊故事集》:九篇故事写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看似离奇的人物命运在精密安排之下,导向不可逃脱又无法喘息的现实。

评委会综合意见如下,林棹《流溪》:闪亮的女性青春故事,书写向外部天地展开,又竭力向内收缩的小世界。典雅,残酷,幽默,洋溢着岭南亚热带气息,越过时代,直接面向个体经验。

据主办方介绍,2020年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年度主题为“成为同时代人”。最终奖项得主将在10月28日的第三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颁奖礼上现场揭晓。(完)

抖音做电商闭环的决心,是一步步逐渐明朗的,并非是冲动之举。

以上这些动作,皆是在为打造电商闭环做铺垫。

第三阶段:激进出击,直播电商乘风破浪。

值得注意的是,5月底,快手和京东已达成长期战略合作。自那之后,坊间纷纷猜测,淘宝和抖音会走得更近,共同抵御快手和京东。

本次五部入围作品。主办方供图

对主播和MCN机构来说,则少了很多可带的优质货物。抖音小店品质和数量要跟上节奏,还需要一个缓冲时间。但是对主播和机构来说,如何利用好抖音小店已有的资源,达到之前外链的效果,恐怕还有一定的难度。

回顾抖音的电商发展,一共经历了三个时期:

所以,抖音接下来要做的,一方面,是提高现有抖音小店的货物质量,用优质实惠的商品留住客户;另一方面,则是想办法提高服务质量,打造一个成熟的电商平台。同时,挖掘更多的大品牌,也是当务之急,只有更多的优质商品才能留住更多的用户。

“我的这部片子是以西安的老城墙为背景,老城墙是我成长的生活环境,故乡的这个梦是我艺术的起点,也是一个很扎实但很走心的根基。希望下一步作品自己更能随心地创作。”中国青年导演马诗漫表示。

从4月份6000万签下罗永浩,到6月份成立一级电商业务部门,再到7月底与苏宁易购达成深度合作,抖音的每一步,都在释放一个强烈的信号——电商业务正在成为抖音的布局重点。

8月20日,抖音宣布,对于来源于第三方电商平台的商品,直播交易中将收取20%的平台服务费,而对于抖音小店的商品链接,仅收取5% 的平台服务费。此前,这两组数字分别为5%和1%。

沈大成《小行星掉在下午》:各篇都得益于奇崛的构思,有电子感,是真空里的故事,但想象力与思辩力并驾齐驱。用异想天开的寓言式写作,重组了现代都市人的生活现状和心理困境。

游戏、广告、电商,向来是互联网三大高收入业务。抖音、头条系虽然是流量大户,但依靠广告生存,也会有被人掐着脖子的一天。最终,进击的字节跳动还是选择了主动出击。

(总台央视记者 王世玉 唐志坚 杨璐 王永亮 宋星光)

在这场大变革中,商家和主播方,在短期内,无疑都是受到冲击的。

如今,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抖音依旧是一个短视频内容平台,购物依旧会偏向淘宝和京东。平台印象是需要积淀的,构建消费者的信任和消费习惯,也是需要相当一段时间。

8月初,抖音先是对美妆类产品直播外链进行了规范,外链接需要先发布在抖音巨量星图平台。这可以看做是抖音断外链的第一步。

而随着切断外链计划的实施,字节跳动的直播电商又要进入新征程了。

不同的发动机、不同的组合方式,来应对不同的变轨需求。120N和25N这样的小推力发动机可以更加精准地进行修正量较小的动作。而3000N的发动机则将在深空机动、近火制动等变量较大的动作中发挥作用。

不过话说回来,困难都是暂时的。既然抖音下定决心做电商,而且用户量够大。并且经过几年的积累,用户的使用思维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教育。

中国导演徐峥表示,年轻导演时常会因市场而焦虑,不仅要考虑投资还要兼顾艺术表达,最后还要面对发行等压力。“我觉得对于青年导演来说,拍摄的现场是很重要的环节,我鼓励青年导演在学校时就开始从实际做起,多了解拍电影的流程。”

“一个新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对我来说它就是第一部电影,最开始我从没想过要去拍电影,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累积过程。”“95后”导演祝新坦言,拍完第一部作品后,除了创作之外,自己会开始考虑如何在行业里生存。

分分又合合,抖音和淘宝这对老“朋友”,终究是走到了利益分岔的路口。

专家介绍,从变轨能力上,整个探测器的发动机配置分三种:一种就是3000N的主发动机;第二种是4台120N的发动机,中档的推力;第三种最小的则是由8台25N发动机完成。

因为就在8月25日,抖音还和淘宝达成新一轮年框合作。有媒体指出,此次合作总数额达百亿左右,远远高于去年,但这个数字并未得到淘宝和抖音确认。

2020,字节跳动海外业务受挫,但是国内,依旧保持激进的扩张策略。从电商到教育,字节跳动卯足了劲,寻求业务上的突破。

平台间的竞争,总是免不了殃及池鱼。

任晓雯《浮生二十一章》:聚焦上海普通人的命运,为其树碑立传,语言干净独特。虚构和非虚构界限的跨越只是开始。

“还是因为喜欢电影吧,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其它的,主要是喜欢,我觉得最有力量。”被问及坚持创作的动力时,中国青年导演鹏飞如是说。

2018年,抖音与淘宝合作,开放购物车、商品橱窗等功能。抖音达人以短视频方式带货,并且可以开自己的小店。这个时期的抖音,做的依旧是流量生意。第三方平台,也乐意让抖音这个巨大的流量池为平台导流。这一年,同出身于短视频的快手也开始尝试带货。

随着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更多青年导演希望能够通过电影的平台展示才华,体现自己的艺术追求。“处女作之后路向何方”也成为青年导演们的重要思考。

第二阶段:自建小店,自有电商开始萌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