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野竹林也吃玉米中老边境村庄首次与蝗虫狭路相逢

新京报讯(记者 田杰雄)6月28日,普洱市江城县首次发现黄脊竹蝗从老挝迁飞入境,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此前通报消息,截至上周,作为灾害的主要发生地,云南普洱、西双版纳黄脊竹蝗灾害发生面积超11万亩。新京报记者获悉,在中老边境,有的村庄首次直面黄脊竹蝗虫,村民还在心里打鼓蝗虫会不会影响稻田;有的林地成为蝗虫的落脚地,喷洒药物后一亩地能清理出10公斤蝗虫尸体。另一方面,记者今日(7月15日)从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获悉,截至目前,经过防治,云南省黄脊竹蝗虫发生面积相对稳定,并未出现大幅度增长。

黄脊竹蝗是我国产竹区主要害虫。据普洱市林业和草原局官方微信公号

灾害发生面积约12万亩目前情况可控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位于云南最南端,此前云南省林草部门通报,6月29日,在勐腊县的勐伴镇回落村玉米地里,曾发现黄脊竹蝗虫。这个五百多户的村庄位于整个勐腊县东部,距离老挝的直线距离只有约10公里。

喷药后每亩地蝗虫尸体约10公斤

美国大学校园确诊病例数仍被低估

云南森业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是与江城县林草部门合作、为当地提供农林植保服务的公司之一,公司负责人孙天民向新京报记者讲述,6月30日晚,自己收到了江城县林草局的电话通知,随后便派出5个机组在岩脚、牛倮河等地进行防治作业,已经持续作业约半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增加到了15个机组,一直守在差不多中老边界线的位置,一个机组就是一架无人机、一台车,还包括两个机组人员,目前一架无人机能够照顾到约1万亩地的林保工作。”

卫生官员:应采取措施减少学生聚集

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进行防治作业。据普洱市林业和草原局官方微信公号

距老挝10公里村落首现黄脊竹蝗虫

据报道,虽然有部分大学把大部分课程从线下挪至线上,但仍有一些学校处于开放状态。密歇根州当地卫生官员表示,为扭转不断恶化的大学校园疫情趋势,采取减少学生聚集的措施十分必要。

根据7月10日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云南省普洱市黄脊竹蝗灾害防治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的消息,截至7月7日,云南全省黄脊竹蝗累计发生面积81193亩,其中,中度2000亩、重度(成灾)1000亩。而两天后的7月9日,普洱市监测到的黄脊竹蝗发生面积就达到了11.76万亩。

“现在不清楚这种蝗虫会不会继续破坏稻谷农田,现阶段倒是总看到农业局的人经常来打药,多少踏实些。”王红平说。

从这幅图中可以看到,美国中部和东部的大学校园疫情尤为严重;疫情暴发点的颜色越深,确诊病例数越多,其中颜色最深的紫色代表着确诊病例数超过了1000例。

江城县是普洱市黄脊竹蝗灾害发生的主要地区,可以说,现阶段江城县的受灾面积占到了整个云南黄脊竹蝗灾害发生面积的绝大部分。孙天民介绍,目前防治工作集中在林区,“这边多是山区,绿地平原不多,林区也是黄脊竹蝗虫落脚最多的地方。”林地里的黄脊竹蝗虫有多少?孙天民说,无人机喷洒完药物后,林地里的黄脊竹蝗纷纷落下,“平均一亩地能够落下10公斤的蝗虫。”

黄脊竹蝗虫主要危害对象为竹子、芭蕉、粽叶芦等植物。据普洱市林业和草原局官方微信公号

提及不少短视频中提到的漫天蝗虫,孙天民指出视频内容并不真实,“当地蝗虫体量没那么大。这种蝗虫,一般是吃完了竹子,再去吃别的作物,这边的庄稼、玉米基本没有造成损害。我们这么多天的作业也并非是持续的,最近多是一有发现,就及时打药灭掉了,所以现在来看形不成大的灾害。”

除了西双版纳勐腊县,与老挝接壤的云南普洱江城县也是最早发现黄脊竹蝗出没的地区之一。据通报,6月28日,江城县牛倮河保护区与老挝接壤的边界沿线发现黄脊竹蝗入侵,截至7月14日,全县累计受灾面积11.54万亩。

《纽约时报》表示,由于一些大学拒绝提供或更新疫情数据,美国大学校园确诊病例数处于被低估的状态,全国性疫情追踪体系的缺失也加剧了统计难度。

美国《纽约时报》对全美1700多所大学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当地时间22日,美国已有超21.4万例校园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至少75例死亡病例。

但是通过普洱市林业和草原局近几日通报的监测消息,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黄脊竹蝗虫扩散速度有所下降。据7月12日最新通报显示,普洱市共发生黄脊竹蝗灾害面积11.92万亩,对比9日通报的数字,蝗虫发生灾害面积只有小幅度上升。据通报,危害严重区蝗虫密度达200-800头/平方米,主要危害有竹子、芭蕉、粽叶芦和少量玉米。

根据此前云南当地媒体公开报道,这里的黄脊竹蝗虫是由去年老挝迁飞过来的成虫产卵孵化而成,为境内虫源,也是国内最早发现有黄脊竹蝗灾害发生的地点之一。

调查显示,有至少50所大学报告的病例数超过了1000例,有至少375所大学报告的病例数超过了100例。据统计,美国大学校园自7月底以来已有20.7万例确诊病例,其中超过3.5万例是10月份确诊的。

此外,据通报消息,经专家研判,境外蝗虫迁飞传入和境内虫情扩散速率减缓,通过采取无人机喷洒药剂防治进一步压低了虫口密度,减轻了蝗虫危害,但防控压力依然存在,接下来仍需加强边境虫情监测,做好应急除治准备。

同时,今日(7月15日)新京报记者也从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获悉,近几日黄脊竹蝗虫灾害发生面积较此前发布数据变化不大,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在积极应对,如有后续进展,也将第一时间通报。

因为很少去竹林和地里,村民王红平第一次听说村里有这种蝗虫还是从微信上看到的,“看到在农田和玉米地里有一点,但不是很多,主要吃的是野生竹林。”蝗虫并不是这个当地村庄农田的“常客”,王红平说回落村往年并未发生过蝗灾,这次提到的“黄脊竹蝗”,更是首次“指名道姓”地说起这一类蝗虫。

无人机正在进行防治作业。据普洱市林业和草原局官方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