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178天银幕重新亮起时

7月20日,上海天山电影院,《第一次的离别》首映礼现场。肖副球/摄

“离别”178天,观众终于和电影院再一次重逢。

回顾抖音电商业务发展历程的几个关键节点,除传统的广告收入外,抖音之于其他商业化道路的探索,早在其风靡互联网之时便已埋下种子。

前不久,中国商业联合会要求由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行业内首部全国性社团标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两项标准。这意味着,首部全国性直播电商标准将出台,“直播带货”将进入“监管时代”。

同年12月,抖音公示首批十家购物车服务商,抖音的电商生态进一步升级。据了解,抖音购物车功能运营服务商是连接抖音平台和具备电商能力的明星达人和企业账号的服务供应商,可以提供短视频和直播的策划运营、抖音购物车功能对接等。

像抖音这类重在输出内容的短视频平台,为第三方电商进行导流的事并不新鲜。一时间,关于抖音进军电商的消息喧嚣尘上。

紧接,7月30日,苏宁易购与抖音电商达成深度合作。根据协议,双方将在供应链服务和直播品牌IP打造等方面,展开全方位融合。苏宁易购将输出深耕30年的供应链服务能力,全量商品入驻抖音小店,并开放给抖音电商平台所有主播,用户无需跳转即可完成购买。

事实上,2018年底,快手电商就因为散打哥带货1.5亿而名噪一时。对抖音来说,直到今年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带货首秀破1.1亿元,才让抖音的直播带货真正出圈。

大银幕重新亮起时,我们影院见。

原来我们都很想念,下了班之后抽出可怜巴巴的一点空闲,急吼吼买一张电影票掐着点冲进影厅;散场后还依依不舍地站在灯火阑珊的街头,和同伴讨论剧情,晒一张票根,加入豆瓣评分大军……

或许因为和大银幕分开的时光是前所未有的漫长,甚至在得知重逢消息时,很多人内心还有一丝不真实的感觉。

除此之外,尽管有不少评论将抖音“断外链”之举同时理解为是其对第三方平台的“封杀”、甚至是一步“险棋”,但也不否认对抖音而言,如果确定要做电商,不只是拓宽流量变现渠道,此举也凸显了抖音做电商“闭环”的决心。“本质上还是遵循电商发展的逻辑,这个逻辑不会因直播电商、内容电商、或者社交电商等不同电商类别而发生变化,可以说是一件注定要发生的事情。”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武汉江南北公司创始人高攀表示。

我们都没曾注意到,“在场”和“相聚”的感觉,会和一场电影的质感混合在一起。遇见好片子,全场一群人共同大笑大哭地看完,黑暗中若干个素昧平生的身影,都踩在同一条忽而沸腾忽而凝固的心路曲线上。等到出字幕、灯亮起,你们站起身,彼此会心一笑,重新步入各自真实的生活轨道里。

7月20日这一天早晨,一些城市的影院如约开放,还有一些仍在等待,相信回归之时不远。

谁也没想到复业这一天能这么快到来。所以连那张刷爆朋友圈的、加了定档日期的《第一次的离别》海报,都是片方临时抓住在外的设计师赶回来改的。

一方面,抖音在直播电商业务上,不再向淘宝、京东等第三平台引流,抖音小店被“扶正”,直播电商成为抖音发力电商的关键。

疫情防控为重,影院恢复营业之际,片方和院线也应分清主次,不要追求票房,当下防护和安全才是第一考虑的关键。

至此,电商成为了字节跳动战略级别的业务板块,抖音则成为了这项战略落地的重要“根据地”。

空白的等待多难熬,临近“倒计时”的心情就会多特别。

7月20日是全国低风险地区影院复工首日,这天零点时分,全国已有4场电影开始放映,一场在杭州,放映《第一次的离别》,还有3场在南宁,放映《误杀》《璀璨薪火》和《第一次的离别》。

以短视频、直播平台等为主的新流量高地也纷纷探索流量变现渠道,平衡自身收入结构,增加收入。在这方面,除了互联网大环境的加持,其自身电商变现能力亦十分优秀。内容电商的用户黏性和流量聚集能力十分可观,这在备受亟需优质流量的电商企业关注的同时吗、,也让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头部的内容平台相继拓展电商业务。

快手正是凭借着在下沉市场多年来的深耕,加之与京东等电商巨头不断进行深度战略合作,实现了对商超和日常生活相关品类的全覆盖,加速了自身电商业务的升级。

从对第三方电商平台美妆类商品征收服务费,到如今彻底切断第三方来源,抖音以直播电商为切口不断强化自身电商属性,完善电商业务生态。是长远的战略布局也好,还是摆脱困境的良药也罢,无论如何,抖音还是扛着直播的大旗“一只脚”迈进了残酷的电商红海。

另一方面,抖音也明确了短视频电商和直播电商的分界,即短视频继续与淘宝等第三方合作。显然,抖音借第三方平台大力发展电商业务,第三方平台利用抖音流量等优势进一步扩大市场,从某种意义上讲,双方并不是“敌人”。

在宁波一家已恢复放映的电影院里,所有观众戴着口罩,相隔两个座位,每个人还收到影院送的一朵向日葵。

在此背景下,即便抖音不是真的要进军电商战场,这样的做法也尚在情理之中。

“离别”178天,观众终于和电影院再一次重逢,大银幕再一次亮起。

不只是拓宽流量变现渠道

春节前疫情刚出现之时,我的一位在地方影院工作的朋友,在朋友圈里发采购消毒设备的照片,“请大家放心观影”,结果没多久影院就关门了。这中间,也燃过几次希望的火苗,然后很快熄灭,但他也坚持没换工作。

时至今日,抖音以直播为切口,将自家抖音小店推向台前,站在整个电商战略的C位。

《第一次的离别》出品人、总发行人吴飞跃说,从收到复工消息到最终决定7月20日上映,这中间用了30分钟。在这30分钟里,他们跟整个产业链上相关的各个环节,从DCP的制作、拷贝复制、快递,再到中数的发行通知都确认了一遍。

今年春节院线停工后,第一部登陆影院的电影是《第一次的离别》。

10月9日,“第三方来源的商品将不再支持进入直播间购物车”(以下简称“断外链”)这一政策正式在抖音施行。追溯到8月26日,抖音旗下商业化平台“巨量星图”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保护消费者权益,平台将加强直播带货管控。除了10月9日开始断外链,从9月6日起,第三方平台来源商品直播分享需要通过巨量星图平台匹配直播带货达人,小店平台来源商品不受影响。

全国影院复工第一张电影票售出,时间点是7月17日的17:40,成都一家影院的《哪吒之魔童降世》。

埋下电商这颗“种子”

到了10点钟,电影频道“加油!中国电影”直播电影复工复产现场。可以看到多地影院里,已经贴上了崭新的电影海报,穿着“开门”字样T恤的工作人员已守候在柜台后,但出于防疫要求,爆米花机是空的;放映厅内,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给座位区消毒,给不能坐的座位贴上胶带。

“我记得复联4首映那晚,整个电影院里上演一场狂欢。”“我想陪你去看,去电影院里看,急先锋姜子牙和花木兰,紧急救援热血合唱团,拆弹专家2还有夺冠……”在影院复工前夕,一首名为《我想陪你看电影》的神曲在网上爆红。

也正如抖音在上述公告中提到的那样,“断外链”的初衷是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加强直播带货管控。“通过切断第三方来源商品,防范劣质产品的出现,提升平台服务质量”。

早在2018年5月,就有消息称,彼时抖音上线了店铺入口,用户可以进入抖音达人的个人店铺,进行购物。随后抖音方面回应称,上线自有店铺的说法不属实,达人的自有店铺只是购物车功能的一部分,是淘宝链接的聚合,购物车功能只在小范围测试,并没有全面上线。

以抖音为IP的首个购物节——“818奇妙好物节”也随之以超80亿的GMV光鲜收场。

我看到,一大早朋友圈里就呈现出热闹非凡的景象。早上8点钟,第二十三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启售票,仅仅一小时就售出128042张电影票,好多朋友晒着显示满员的一片红的座位表,叹息没抢到票。

经历疫情,让我们更珍惜电影院的美好,更懂得电影之于精神生活的温暖——这是优质文化产品散发的闪耀魅力,这也是一座美好城市送给你的温情,抚慰每一个平凡、努力的个体,照亮在茫茫人海里有相似灵魂的群体。

其实,用“野心”将抖音的电商战略一言以蔽之或许并不恰当。“野心”指对领土、权力或名利等的大而非分的欲望。就目前形势而言,在电商领域披荆斩棘,在一众巨头之下分食本就不多的“蛋糕”,抖音或许玩得有点大,但这个做法绝不非分。

自从7月16日国家电影局下发通知,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后,网络上的影迷们就如同进入一场奔向幸福的“倒计时”。更确切地说,是狂奔。

时至今日,8月底公告中的政策如今均已施行。值得一提的是,抖音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政策仅针对直播带货,短视频仍可正常搭载第三方链接商品。

这一次,总算盼到了“注意,这不是演习”的一天。我去看他的朋友圈,没有我想象中情绪高亢的兴高采烈,而是透着欣慰,平静而郑重地说了一句:开门在即,消毒清洁完成。

同样作为内容平台的头部“玩家”,小红书也是在拓宽变现渠道的路上选择了最契合自己的电商领域。单纯的作为“种草”工具,没有形成流量、内容的直接变现闭环,小红书也走上了电商之路。2019年11月,小红书宣布入局直播电商。内测数月后,小红书直播于今年4月正式开启公测,开始面向平台内全部创作者开放,小红书再度深入电商领域掘金。

就在9月16日,快手电商宣布2020年8月快手电商订单量超5亿单。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贴上了电商行业“第四级”的标签。

“我们完全来不及重新设计。这一切发生得非常匆忙,但这是我们整个团队都共同期盼的那一刻,它来了,它非常突然地来了,那我们就用最大的热情接住它。”吴飞跃说。

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见顶,传统交易型电商渴求新口径的流量输入,以视频等内容产出为主的平台因流量巨大,自然会成为电商巨头们的“导流工具”。如百度的搜索流量、微博等社交平台的流量补给,都已为电商巨头所用。只不过单纯为第三方电商导流的企业,现在似乎发展得都不太乐观,抖音当然不想也不能如此。

这首歌听起来旋律特别“上头”,歌曲主要讲述了过去这半年只能上网看电影的艰难日子,搞笑中透着心酸和无奈。在家里对着小屏幕,看似什么资源都有,但观影体验很糟糕,很受周围人和杂事干扰,所以恍然大悟——踏踏实实坐在放映厅里,和一群陌生而同道的小伙伴在一起看电影,是那般纯粹和珍贵。

从近段时间抖音接连发布的政策及上述公告中不难看出,抖音之于电商版图的构建日臻完善。

因为这一场疫情,暂别了一些往昔看似平淡细微的习惯,被忽视的生活“意义感”,反而因此清晰地凸显出来。

9月28日,抖音举办“11.11抖音宠粉节”商家大会。在会上,抖音电商宣布,围绕商家的使用需求,结合更多的“玩法”,将进行营销能力和流量产品的全面升级。

而抖音直播扛起电商大旗的真正信号枪则在于,今年618当天,据第一财经报道,6月上旬,字节跳动完成了一轮针对电商业务的组织架构大调整——正式成立了以“电商”明确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以统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运营。

然而,作为新生业态的“直播带货”虽发展迅猛,但由于监管滞后,行业门槛较低,假冒、三无产品泛滥,平台商家售后服务难以保障等使其成为了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