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vivo影像+”为用户带来影像体验的愉悦

中新网9月10日电 日前,“vivo影像+ 媒体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以“悦影悦心”为精神内核,vivo正式发布全球影像IP“vivo 影像+”,并打造集“vivo影像+手机摄影大赛 ”“vivo影像+手机摄影学院”“vivo影像+摄影师联盟”等。同时,vivo也透露了在影像技术研发上的长线规划。

vivo品牌总经理张琳介绍vivo影像 摄影师联盟

针对照片的版权和隐私权以及各种权益的问题。李卓表示,vivo在研发中研究的照片一定会通过合法的手段,并且有详细的协议来解决这些问题。在像影像+这个平台,全球创作者上传的作品vivo不会擅自拿来用。影像+平台是建立一个和创作者之间沟通的桥梁,不再是通过以前消费者调研或者找一些摄影师大家来座谈等等。

其次关于电商领域的刷单现象,无论在立法还是在实践上,都早已引发关注,并且有相应的法律规定。电子商务法第17条禁止电子商务经营者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这里所指的虚构交易,就是指刷单行为。刷单行为,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可能构成侵害消费者知情权的行为,而专业组织刷单,从中谋取非法利益的人或组织,可能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可以说,我们已经建立了一套相对严密的针对刷单的法律规制体系。从这个角度看,认为国家现在才意识到刷单的危害性,因此通过电商征税的方式来治理,似乎是对相关措施的误读。

李卓还指出,vivo产品是服务于手机消费者,大部分消费者都是年轻人,如何让用户真正的体会到影像给带来的愉悦的感受,或者说创作给大家带来的感动。vivo一直想从长线的角度去做一个能够为影像和消费者沟通交流的平台,影像+则希望能够通过影像+建立vivo跟消费者沟通,建立vivo的专业影像品牌的机制。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1例(境外输入48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9例(境外输入4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1例(均为境外输入);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725例(境外输入493例)。

截至11月2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91例(其中重症病例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1045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6070例,现有疑似病例2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863944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5585人。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这两件事情之间并非一般人所理解得那样,存在某种必然的因果关系。对电子商务交易征税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打击刷单现象。2019年施行的电子商务法第11条,早已经明确了电子商务经营者依法纳税的义务。基于线上线下一致原则的要求,各类市场主体在履行纳税义务的问题上,是公平的。从事线上活动的经营者,不会因为其交易形态的特殊性,而不承担纳税义务,也不会承担更重的纳税义务。各类市场主体在纳税义务履行上的平等,是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基础性要求。因此,国家强调加强对电商经营者的税收征管,其实是落实电子商务法以及相应的税收征管法律的规定。这是一个基本前提。电商征税的目的不直接针对所谓的电商刷单行为。

vivo通过这样的手段逐步服务好不同定位和不同类型的消费者,来增强消费者的黏性。因为vivo真正的了解这些用户的需求是什么,从而提供给用户符合他们预期或者超出预期的体验。

汤青良还指出,在未来,用户提起vivo都会说“拍照特别好”。但是在达成这个口碑过程中vivo还需要一些手段和触角,这个手段和触角首先是产品,要让产品持续做到体验极致。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理解电商征税与刷单治理二者之间的关系呢?毫无疑问,首先,必须意识到这二者是不同层次的问题,各自服务于不同的目的。电商征税的目的不是为了制裁刷单。依法纳税是每一个经营者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有没有刷单行为,与是否需要履行纳税义务,并无必然联系。其次,对于刷单的法律治理有多重途径,需要多方主体来共同参与,各种手段多管齐下,才能营造出一个公平竞争的电子商务交易环境。

vivo影像产品总监李卓

关于与《国家地理》合作, 李卓认为,和专业人士连接,希望他们向大众介绍手机如何能拍出好照片。另外一方面,vivo希望这些摄影师能给vivo提供更多的建议和意见。

vivo宣布与《国家地理》达成战略合作

李卓认为,vivo影像+ 要分别服务好普通消费者和专业摄影师。vivo特别扎实地去做消费者研究,包括普通用户、摄影爱好者以及摄影师,去了解大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大家怎么看待vivo的产品、大家想要期望达到的效果或者需要什么样的东西。

(作者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325例(无重症病例),现有疑似病例2例。累计确诊病例344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120例,无死亡病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5945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5336例(出院5102例,死亡105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出院46例),台湾地区563例(出院519例,死亡7例)。

发布会期间,vivo影像产品总监李卓接受采访表示,vivo影像+ 的三个板块就是围绕一个核心,要让创作者参与进来,与创作者同行。包括对青年摄影师的引导和培养。一方面是激发他们创作、协助他们协作,另外一方面就是需要给他们制造一些更有水平的资深摄影师的指导机会。另外vivo也要激发所有的消费者参与到手机的影像创作过程中,让大家体验影像的愉悦。

对于vivo影像+,vivo影像产品高级总监汤青良表示,vivo从最早的品牌slogan到后来把“影像概念”融入到品牌理念。本质上也是基于vivo对用户的理解出发,vivo的目标用户是一群更有活力、更喜欢去分享的年轻人,他们对拍照的诉求很强烈。因此“影像”成为vivo的战略目标之一,vivo在拍照、外观和流畅度这些体验方面都有核心目标。“影像”则是作为vivo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在针对刷单的诸多治理手段中,强化税收征管,可能会在一种间接效果的意义上遏制刷单等经营数据造假行为。这是因为,根据电子商务法第28条的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需要向税收部门报送与纳税有关的交易信息。如果相关的信息是经营者刷出来的,有很大水分,除非经营者自己主动曝光相关数据不是真实的,否则平台经营者报送给税收部门的数据就是那些“表面”数据,而相关的数据也就会作为征税的依据。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了刷单等数据造假行为的经营者,就必须要为自己的刷单行为买单了。考虑到这一点,刷单者可能就需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数据造假行为在税收层面上的后果了。但即便如此,也并不表明,刷单者只要交税了,其刷单行为的性质就获得了正当性。这仍然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相关法律对于从事刷单行为所规定的法律责任,仍然可以得到适用,交税并不能洗白刷单行为的违法属性。

最近电商领域两件事情引发热议,而且以一种特定的方式相互联系了起来。一件事情就是,面对火热的电商直播,有知情人披露,靓丽的数据中包含了太多的水分,传统电商中非常猖獗的刷单现象,在直播电商中同样存在,甚至更加严重。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有关部门强调要对电商从业者强化税收征管。有人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认为强化征税的目的恰恰就是为了打击刷单之类的数据造假现象。造假者会因此处于一个两难境地:如果不承认自己刷单,那么可能面临远超自己实际经营额度的税负;如果承认刷单了,那么相关法律上对刷单的制裁措施,正好可以用上。这种说法能够成立吗?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电商领域的这两个话题?

有人提出这种情况是否构成某种形态的“重复处罚”?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因为履行纳税义务本身并非处罚,基于当事人交易的表面数据来征税,是税收的基本逻辑,因为征税机构并没有法定的义务去判断乃至剔除其中属于虚构交易的部分。而法律对刷单者所规定的责任更多是从保护消费者以及保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的角度入手。电商征税与刷单治理,在这个意义上是各行其道,互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