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子骗取银行880万贷款开庭前提供7300平房屋抵偿

9月3日, 裁判文书网披露营口市鲅鱼圈区人民法院判决,对两名男子骗取营口融生农村商业银行880万贷款的违法行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不等。

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被告人黄某与孙某强经预谋后,孙某强以购买盖州市红泰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山某土为贷款用途,用名下的凭证式国债作抵押,并提供假的质押冻结止付手续,骗取营口融生农村商业银行贷款880万元,贷款期限至2016年1月18日,后申请展期至2016年底。

不过,我们觉得李嘉诚近年来频繁抛售内地房产,以及将投资重心转向欧美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首先,李嘉诚抛售的是内地的商业综合体,当年是他用很低的价格买来的。而目前,受到租金价格和电商平台的冲击,像这样的大型商场要想完全租出去都很难,而且能够变现就不错了。既然现在经济不景气,大型商场收取租金越来越难,而且大型商场的房价也已经在高位了,那李嘉诚为何就不能变现呢?李嘉诚看空内地房地产泡沫并没有什么错。

近年来,李嘉诚频繁卖出位于中国大陆的地产,引发了一些媒体的批评之声。还有关于长江实业要退出中国的传闻,李嘉诚办公室还发表了一份长达三页的声明,对此予以否认。其实,国内媒体对李嘉诚存在两大不满:一方面,之前,李嘉诚买了内地很多块地,根本不开发,一放就是很多年,就等着土地涨价,这样赚钱实在太轻松了。另一方面,李嘉诚脱亚入欧的趋势明显,已将3000亿美元的资产转向欧洲,特别是投资英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几乎买下了半个英国的公共设施,引发一些人士的不满。

2017年10月13日,营口融生农村商业银行以孙某强涉嫌贷款诈骗向公安机关报案,黄某与孙某强随即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逃犯。

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黄某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被告人孙某强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黄某、孙某强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取得贷款后擅自改变贷款用途,并在贷款未到期的情况下私自将质押国债变卖,案发后仍有部分贷款不能归还,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

在此期间,2019年又传来一个重磅消息:中国决定长江流域从2020年开始实施全面禁捕。这意味着,龙溪河两岸渔民必须放弃世代传承的打渔技艺另谋出路。

最后,李嘉诚已经90多岁了,早已自感来日无多,所以要尽快分割家族资产,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李嘉诚决定将香港和内地的生意让长子李泽矩来接手,李泽矩在长江实业集团工作多年,也有很强的掌控全局的经验。同时,李嘉诚还要拿出3000多万美元的资产,帮助小儿子李泽楷在欧美发展业务,因为李泽楷长年生活在国外,他比较懂得与西方国家的官员和商人打交道。而且,李嘉诚投资英国的基础设施(码头、地铁、水厂、电信),虽然不可能赚取过多的暴利,但是基础设施投资会给李嘉诚家族带来稳定的收益。李嘉诚要把家庭财富分割完毕后,然后才能安享晚年生活。

李嘉诚除了近期抛售京沪500亿资产外,这些年也抛售了内地不少商业资产,就是他看到了国内商业地产不景气,还是早点变现撤出为好。此外,李嘉诚除了抛售商业地产之外,变现之后,还在国内投资了零售业,所以并非要撤出内地市场,而是调整其业务结构。更关键的是,李嘉诚已经年逾90岁了,他也要把自己名下财富分割清楚。小儿子李泽楷做欧美的投资业务,而大儿子李泽矩则在香港和内地做投资生意,这样财富分割完毕后,李嘉诚才能真正安心退休,享受晚年生活。

据统计,2019年以来,垫江县共关闭禁养区畜禽养殖场19家,治理畜禽养殖场305家,整治畜禽屠宰场17家;关停龙溪河拦河养鱼,取缔水库投肥养鱼100个。今年1月1日起,重庆市水生生物保护区以及主城区相关水域已实行全面禁捕。截至目前,该市累计退捕渔船3403艘,4643艘渔船已签订退捕协议;已退捕渔民4404人,占全部涉及渔民的42.54%。

龙溪河是长江北岸的一级支流,该流域素有“重庆粮仓”“重庆菜园”美誉,盛产家畜、家禽、淡水鱼等肉类产品,许多沿河而居的居民自幼便练就了打渔技能。

2017年8月10日,营口融生农村商业银行向法院起诉孙某强要求偿还借款本息,在法院主持调解下,营口融生农村商业银行与孙某强达成调解协议,约定于2017年9月30日前偿还借款300万元,余款按双方约定执行。

中新社记者 王恩博 刘贤

“我们‘末代’打渔人现在要‘洗脚上岸’。”脸上挂着汗水、脚上沾着河水,来自重庆市垫江县高安镇的龙溪河清漂工李代国从小船上轻巧跃至河岸,乐呵呵地对中新社记者说。

面对生病的母亲河,当地痛定思痛决心花大力气治理。一方面,通过设立清漂队、禁养区关闭养殖场、建设污水处理设施等措施,全力推动水环境治理;另一方面,严厉打击违法捕捞行为,并开展增殖放流活动,加快修复和改善龙溪河生态环境,丰富水生生物多样性。

在河畔生活了近50年的渔民刘友军坦言,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望着面前流淌的河水,看着河道上忙碌清漂的工人,他顿时释然了,“龙溪河如母亲一样哺育着一代又一代垫江人,如今她病了,我们更应该把母亲的病彻底治愈,还子孙后代一个绿水青山。”

但从1997年起,伴随城镇化加速推进,环境污染也愈加严重。龙溪河沿线修建了造纸厂、化工厂、养殖场,无序排放让河水渐渐失去原有色彩,河里的鱼虾也越来越少。

在各方不懈努力下,如今龙溪河重回清澈,断面水质稳定在Ⅲ类。走在河边,人们甚至可以看见水中游走的鱼儿、青蛙,河岸边还有觅食的白鹭,两岸也栽种了更多绿植树木。这条母亲河,正逐渐恢复她应有的模样。(完)

收到贷款后,孙某强二人擅自改变贷款用途,且将质押的国债于2015年3月12日私下全部卖出。贷款到期后,被告人黄某与孙某强未归还利息和本金。

再者,李嘉诚要调整家族的业务结构。别看这两年,李嘉诚抛售了不少内地房产,但是,在过去两年中,长江实业集团也在内地增加了1000多家零售店,李地·嘉诚基金公的170亿港元捐款中有87%捐给了中国内地和香港。一边是从内地商业房产中退出,一边是进军内地零售业,我们也不能说李嘉诚把资金全部撤出内地。对于投资,李嘉诚有句名言,绝不去赚最后一个铜板。目前商业地产并不景气,就连万达王健林都要轻资产化,所以,李嘉诚抛售内地商业地产,也是顺势而为之。

但“洗脚上岸”后渔民的生计如何解决,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重庆的办法之一,是让他们从打渔人变身护渔人。

53岁的李代国告诉记者,自己爷爷辈就在此打渔,其本人则从11岁起跟着父亲出船。犹记得儿时的龙溪河清澈见底、鱼虾成群,打渔生活虽然辛苦,但每次出船都收获颇丰,一家人也有了稳定收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俗语在龙溪河渔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的生产生活全然离不开这条河流。

如今,李代国、刘友军都拆除了住家船和生产船,同当地许多“末代”打渔人一样成为巡河队成员,风雨无阻地管护水生资源。退捕转产后过着领工资的生活,虽然收入比打渔时少,他们却表示非常理解:保护水生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平衡,是有利于子孙后辈的大好事,必须无条件支持。

另查,案发前,被告人黄某、孙某强归还营口融生农村商业银行贷款本息174万余元;案发后归还588万余元。2019年9月17日,被告人黄某主动提供其位于河南省虞城县房屋(面积7364平方米,购房款8100400元)用于偿还剩余贷款的抵押,营口融生农村商业银行因上述房产没有土地使用证不同意抵顶,公安机关将上述房产扣押。

李代国回忆,到2007、2008年,龙溪河已近似臭水沟,捕来的鱼不仅鳞片是黑的,剖开后里面也是黑的。“河水每遭到一次污染,就像人生了一场大病,几个月都难以恢复。”